七年級有關母愛的散任你躁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女人过了30岁一摸就是水_女人和男人插曲视频大全_女人叫声床声音动态图

  母愛是無私的,她將永遠罩臨著你,我的生命是從睜開眼睛,愛上我母親的面孔開始的。

  七年級有關母愛的散文:母親的白發

  昨天,母親讓我到大哥傢取水果,放學後我到瞭大哥傢,敲瞭一會兒,母親才顫巍巍地開瞭門,一頭幹枯、零亂、花白的如同亂草般的頭發撲進臺灣新增例我的懷裡。兩天不見,媽媽怎麼變成瞭這個樣子?是我花瞭眼?是平時太沒註意她瞭,還是?再仔細一看,滿頭白發沒有一點生氣,蒼白的臉,無助的眼神,身體更是那樣的瘦弱,似乎禁不起一點風雨……這就是以前我一直感覺是我溫暖的避風港的母親?是什麼讓她一下子變得這般?我抑制不住淚水在眼眶中打轉,和她說瞭幾句話,問瞭幾句大哥的情況,大嫂的病情,侄子的學習和這幾天媽媽的生活,趕緊走出瞭傢門。在媽媽面前,我得堅強,現在,我是傢中最厚實的脊梁,我得堅強,大哥一再叮嚀,大嫂的病情不能讓爸爸媽媽知道,她們已經無力承擔這悲情的事實瞭……

  災難在不提防間來到:

  還是上個月前的一個星期天晚上,我正收拾準備去學校,妹妹來電話讓我從大哥那裡問問嫂子的病,說她在醫院碰到一個熟悉的大夫,問咱傢誰和大哥一起去北京給嫂子治病去瞭,問的我一頭雲裡霧裡,沒聽說她有病呀,我急忙問情況,大哥隻是說不要讓媽媽知道,他們已經到瞭北京。看來問題嚴重,我說動手術前通知我,我和愛人到他們身邊,有事一定告訴我,我永遠是你們的大後方……三天後,動手術的時間定瞭,我和愛人要動身前往,我想,應該告訴媽媽,不然,她更不放心,可我也想,不能告訴全部。

  我告訴媽媽,嫂子要在北京動手術,我倆過去侍侯一陣,病也不太嚴重,讓她和父親不要過於操心。我記得媽媽說,她前不幾天去過大哥傢,他倆都不在,看傢的親戚說他倆外面培訓去瞭。看來,病很嚴重,我還要解釋,她說,她懂,病不嚴重,肯定不會去那麼遠…&媽媽的朋友二hellip;我還能說什麼,隻能說,一切都會好的,我們去瞭,你和爸爸在傢保重,不要過多的操心,到瞭,有什麼情況,我告訴你們……媽媽呢喃著說:“我病的時候,我也沒這麼擔心,病的人怎麼不是我?”我抑制著自己,不讓淚水湧出自己的眼睛,也不知自己嘴裡念叨著什麼,和老婆走三千鴉殺出瞭傢門……

  說起母親的病,那還是四年前。

  母親一直和我住在一起,四十多年來,她在我的眼中,一直是溫和、健康、力量的化身,好象疾病一直都躲著她。那是剛過春風的一個星期二的下午,妹妹突然打來電話,說回傢後看看媽媽的化驗單,昨天她陪媽媽檢查瞭身體,今天沒顧上,是媽媽一個人去取化驗結果的。我也沒當一回事,以為是常規的檢查。下班後到傢,媽媽依然在廚房忙碌著,兒子開始在餐桌上狼呑虎咽瞭,我跑到廚房要看今晚媽媽做的是什麼時,看到母親的臉色蒼白,說話有氣無力,才記起妹妹說的話,忙問檢查的結果,媽媽吃力地、慢呑呑地說,檢查單在茶幾上。我才拿起化驗單一看,宮頸癌I期。一看到癌,我血往上湧,頭腦一片空白,發瞭幾分鐘呆,才記起母親也是的識字的,肯定認出瞭“癌”,而&ld邦德手槍被盜quo;癌”在老一輩眼中,就是不治之穿越火線癥,我雖然沒這麼重的認識,但也知後果之嚴重。怎麼說《力王》呢,怎麼向母親說呢?該先瞭解瞭解這個病吧,趕緊在網上學習,當瞭解到宮頸癌I期可治時,我恢復瞭正常,趕緊咨詢是醫學教授的表姐,告訴瞭大哥媽媽得病的情況,連夜聯系瞭醫院,決定第二天到蘭州住院治療……做完瞭這些,才記起媽媽還在做飯,就告訴她這個病不同於其他癌,雖然是癌,但可控,做子宮切除術,制愈率高,並請表姐給她做瞭解釋……

  住院很順利,手術很成功,手術後恢復很快,在劉德海去世醫院內的半個月時間內,我和哥哥陪伴的母親的床前,感受著母親的堅強,雖然有術前的擔驚受怕,術中的度日如年,重病監護室的生離死別,醫生談話時的肝腸寸斷,但更多的是床前的母子情深,我每日被母親的為兒女所想感動著,為母親的堅強激勵著,更為在自己的關註下一天站起來而驕傲著。

  病友和醫生都說是奇跡,半個月,出院瞭。妻子準備好瞭晚飯迎接我們的凱旋,我又為經歷磨難後妻子的溫情和責任感到興奮,為兒子成長感到喜悅,在住院的時間內,妻子忙瞭學校,再忙傢裡,還不時跑到醫院關心婆婆;兒子,才上小學四年級的兒子,中午給自己和爺爺準備吃的,還經常打電話問寒噓暖……

  我二十天沒到單位瞭,出院的第二天。媽媽就讓我去上班,我要給她請個保姆,但被她回絕,早上,我和妻子準備好早餐、午餐,母親下床熱瞭爺孫三個吃,晚上,我們在回傢。護傷口的暖帶,早上我給她綁好,晚上再要給綁時,還是那樣的整齊,不知母親是如何保護的……

  真的是奇跡,半年、一年復查,結果都是欣喜的。

  而母親的堅強、勤勞、善良,我以前就已經體會的很深瞭。

  我傢在農村,實行包產到戶時我傢人口多,分瞭九個人的地,五十多畝,以後二個姑姑出嫁,我們三個考上學校,父親在外工作,爺爺奶奶年邁體弱,農業勞動的重擔落在母親一個人身上。那裡我已經畢業,工作的學校離傢較近,每周回殘殺煉獄傢,母親都要做一大包饃饃供我下周食用,因而我也親眼目睹瞭母親的勤勞。

  周末到傢,天已擦黑,香噴噴的飯已經擺在炕桌上,我和爺爺奶奶狼呑虎咽,風卷殘雲過後,媽媽如期出現(我們吃飯時她給傢中的雞、豬、羊、狗、驢喂食),麻利地收拾完鍋灶,和我如約而至,來到打谷場,這裡已經“野徑雲俱黑”,隻有我們的打谷場“火獨明”。那裡已經曬著滿滿一場谷草,褥的整整齊齊,那是傢中兩頭驢一周的夥食。前幾年,是她和爺爺的工作,我偶爾幫幫忙,這兩年,爺爺老瞭,沒氣力瞭,這些活計,就成瞭我盒倆的固定節目,爸爸偶爾幫幫忙。忙完已是星鬥滿天,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臥到瞭床上,臉懶得洗,衣服沒有力氣脫,而這時,還有四眼炕等著她填,兩缸水等著她挑,明天下午我返校時的一袋饃饃等著她烙……雞的啼叫吵醒瞭我,火燒火燎迷迷糊糊的我看見廚房的燈光還沒有熄滅……爺爺的叫聲驚醒瞭我的夢,我火燒火燎地跑到地頭,莊稼地裡已經一大片收割瞭的莊稼,這時東方的曙光還沒紅,麥田上的露水正濃,別人的莊稼地裡還“人跡罕到”……